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戳开

首先是什么cp都喜欢画都会萌会标注请不要因为这个不和俺玩耍TUT
这儿温存 是个爱吃安利的天使x不污我们不污
什么cp都敢画 如果不喜的话我会打出tag注明
总之欢迎玩耍x私聊我也会很开心!
想找的命中注定的文手或者脑洞侠
能互帮互助一起浪污塞安利的那种
为什么我打出来的字全都是整齐的
Anyway 求推荐画求塞安利求鞭打
如果你耐心看到这儿了祝食用愉快
欢迎塞给我脑洞或者文啊梗让我画
Thx you all
 

大家好 我是温存!
淡了一阵子因为学业以及烦心事
总而言之,我回来了。
MUA!

【背后注意】
再不发点东西就跟死掉了一样,不成不成

就很爽的slo yeaho

蹦蹦跳跳 天使

_Wind:

 @温存今天产粮了嘛 小可爱点的盾妮车,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只能开半辆(躺地)

稍微有些腹黑的队长设定(??)

等我结课回来把车开完

司机一碗酒,亲人几滴泪

防封和照顾首页其它cp粉,加个车皮www

【BETRAYER】(1/3)

RIVERLETHE:

-



某些时候,
史塔克发觉自己憎恨着史蒂夫,
他便会希望自己的爱意,能够胜过所恨他的那部分。


——————
————
——



铁靴上粘了些泥。

史塔克盯着盔甲脚底的污渍,他的脸映出来的影子被遮在底下。
他的眼睛瞪着褐黑色的泥土,逐渐潮湿掉。

此时罗杰斯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盔甲隔着他的温度与触感,只传递给他下沉的重量。
托尼选择避开这份重量———他站起来,瘫缩着锁骨,遮挡住他胸甲上的那道糊味的长疤。


这次史蒂夫没能够正视他,他不再敢这么做了。

他向后趔踞,想自己落魄得难看。
史塔克对自己的想法振声说到,


“你不再敢这么做了。”


史蒂夫不发出声音,
空气弥漫着尸体味。


史塔克用力包着唇齿,挤起额头,憋回酸恶的眼泪与鼻涕。
他扭头向后走去,汗湿的发根被冷风吹干,接近海面的停机坪,鲸黑色,阴郁的湿气使他打抖起来。

他躲进机舱,携带了一份恐慌,蹲在金属夹层的方形罐头里仔细品尝。
他把史蒂夫留在那儿,
把那具尸首也留在那儿,


再也没能够敢去真正看一眼对方。



——————
————
——




托尼在领旁别上一朵绢花。
他长久盯着自己蓝色的眼睛,盯着镜面,幻觉到史蒂夫正无声盯着他。

史塔克将被别扣刺破的手挤进掌心,自我的血液被挤压了。
是这种幻觉使他日渐觉得心生可怕。




——————
————
——



“…我不清楚今后会怎么样——”
史塔克觉得自己喝醉了,他说完便干呕起来,胃水翻进他喉咙口截止,让他的声音扭曲着,昆虫折腿般呻吟。
“我恨我自己不清楚今后会怎么样…”


“我恨我自己……我恨……”
托尼觉得自己眼前朦胧不清,他摇摆地握住吧台,手掌心发出胶底鞋一般的划响。
他喝傻了,克林特上前几步揪住他的领带,他下手很重,史塔克感觉自己缓慢地闭上眼睛,被窒息得却又鼓张开。


“他被你俩变成了一个盒子,白的。”
巴顿对他说,他的声音轻轻地比划出长度,咯咯笑得挤出了双下巴。
“一个方块………纯固体的。”

史塔克憋紫着脸,踩滑着皮鞋离开地面。
他眼底发麻地想想克林特对他的确很厚道,这么些年过去,也是有些义气过的时候,像是现在他本是可以扯着自己的脊椎骨就地扭断得痛快。


越想越觉得感动起来。
托尼便回报他地张开嘴,一个臭烘烘的酒嗝从他喉咙里冒出,熏得巴顿倒仰着辣起眼睛,他别过头,扯走史塔克的真丝领带,来回拭去眼里流出的水,却再也不听使唤地憋哽着对着跌跌撞撞的史塔克吼出声音。


“他还欠我二十块钱——”
巴顿拉着吐沫丝直喘气,
“——两颗半子弹,一辆自动挡单车,阳台上的三盆吊花…”
史塔克看他盯着自己,托尼此时大致感觉不到自己的表情,也许是酒精让他变得越来越麻木不仁。


“…冰箱里隔夜的热狗,无数次晋升的机会,与黑寡妇的单独任务,咖啡机,现磨咖啡机——”


托尼露着牙槽,呛声笑起来,
他的笑声不断,抽气地丑恶而尖锐,弯扭地回荡在吧台前,钻进他们的耳道里。


克林特呆滞地盯着他,水浸的眼眶在灯下发肿了。
他忽地停顿了一下,握着酒杯晃了晃,没有一滴多余的液体洒出来。
像是气体从鼻腔炸开,克林特单手捂着肚腹也刺耳地尖声笑开。


他们笑着,晃悠悠地踩着皮鞋底滑倒在大理石地面上,狼狈地撕扯着打在一团,互相嘲讽地,像是惊叫过度般。


史塔克记得他踩着克林特廉价的白衬衫,在巴顿把自己的眼珠险些怼进脑壳里之后,他狠狠揪着克林特的领子,像是揪着一个破玩偶般对他嗤笑着。


“一切都晚了……一切都完了!!!”
史塔克毛骨悚然地听见自己的谎言,从无法包裹的真实里外泄出来。


作俑者哼声低笑着,抖着青筋明显的手,像是发了疯一般。


“我们其实早都完了…你知道的,了解的…却又一再要求,指责我无法挽回它……”

史塔克感觉自己的口水流进衣领里面,他大睁着眼睛,却昏黑一片。
托尼张牙舞爪地栽倒在一旁冰冷的地面上,浑身颤抖,



“我恨你。”


他哽咽到,声音粗哑。




——
————
——————

查看全文

1/6

我爱他

RIVERLETHE:


+


像是黏的,粘在他的痛肉上,狠狠揪扯,却扯不下来的。


史塔克在房间中来回踱步,他心绪不安的身影覆盖了所有家具的棱角,焦躁的气味令罗杰斯鼻尖发凉。


茶几上钟的撞针发出尴尬而空的节奏回响。
他盯着史塔克映在指针表面左右的身影出神———
史蒂夫站起来,托尼猛然撞到了茶几角,史蒂夫僵硬地扭了头瞪着他。


“你至于吗。”


史塔克的眼神煞白,他的黑西装过分附贴着,从脖颈黏进瘦削的身体里,在罩形吊灯下光滑地露出了不安全感。
罗杰斯给他接了杯热水,被托尼冰冷的手背隔着蒸汽让开了。


“我至于。”
史塔克沙哑地出声,脚趾尖顶着皮鞋挤在地上,嘴唇干裂地黏在一起又破了皮。


“没什么可至于的——”
罗杰斯想自己挑了一个不好的时刻犯倔,他把茶杯推回去,史塔克抖索着没接着,深色的湿痕糟蹋了一整件西服外套。


史蒂夫盯着那片升腾着热气的水渍从托尼领口灌进去,下一刻他像是只笨熊似的用手去抓攥,意图阻挠尴尬持续扩散的程度———

史塔克渗人的蓝眼睛盯着他骨节突出的手指,静止下来。
罗杰斯在心里兑了自己犯蠢的一拳,他捏紧了托尼的丝质衬衫,湿漉漉的水挤了他满手都是。

现在倒好,自己这模样看起来像是要直接把史塔克攒到墙上,一个踢腿把他全弧度抽醒———罗杰斯绷直着脸将目光丢到角落里,脸颊对自己用力得像是咬破口腔出了血。



“…已经干了,”
史塔克低声劝说般地拍了拍他的手背,“我不想出了美国队长的公寓,被人发现光着奶头,而且……”
他摸着后脖颈儿,

“我胸毛很痛。”



史蒂夫一把将托尼抡回了沙发上去,托尼盯着他锥形金字塔般鼓起的衬衫,在史蒂夫的目光下坦然地用手拍了拍。

那声音就跟挤抹布似的。



“……我给你换一件。”

史塔克哑声阻止,罗杰斯的脚步声却已经蹭进二楼的卧室了。
天花板发出了几声抖动,托尼安静握着自己的膝盖,猜想史蒂夫家衣柜拥有的抽屉数量。


“…这件是新的——”
罗杰斯很快下来了,台阶随着他急促的步伐挤压出声音,他带着一套叠得板整的深蓝色细格子衬衫。
“不是丝的,我觉得棉布更舒服,没那么贵。”
史蒂夫紧皱着眉毛,他试图在轻描淡写地掩盖他自己觉得莫名臊脸的事情———“扣子有点紧。”


史塔克向后贴在沙发上,猫对水般盯着罗杰斯用大拇指推着手上衬衫的扣粒———他忽然感觉脊柱都要从身后的砖墙撞出一条紧急逃生通道。

“很显然这就是为什么你不穿它的原因…你懂……”
托尼感受晕头转向地也开始解开自己的衬衫,却诡异觉得好像他自己上赶着似的,“你穿就——噗!像这样崩开了。”

罗杰斯阴着眼眶瞄了他一眼,史塔克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疼得安静了。


他不出声,史蒂夫也不出声。
托尼背着他挤了挤眉毛,后知后觉才分心觉出自己的手正在做什么,反应堆暴露在空气中,青紫的前胸皮肤脆弱地发着疼。


“你好磨蹭。”
史蒂夫解开了他准备好的衬衫,像是个河边搓衣的老妇人那般娴熟地抖了抖,一股上世纪味儿十足的恒流击溃得史塔克拇指都拧在了一起。

“你是在跟我炫耀灵巧的,好胜心十足的手指吗。”
托尼试图引开话题,而在史蒂夫默声扭头盯着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又将气氛下拉至一个尴冷无比的境地。

“…这笑话蹩脚极了。”
史蒂夫轻声说,字母从他唇齿里拼出来,史塔克觉得自己后背顺着脊骨发起了痒。

“这不是个笑话…”
托尼自嘲地抖了抖肩膀,他纠结着双长腿往沙发缝里蹭得更深,“从头到尾都不应该是。”


“那你是在埋怨我。”

罗杰斯故意显得有点生气,他拽着托尼的领子,半用力地将他拎了过来,却不粗鲁。
史塔克盯着史蒂夫半蹲下去,他硬实的肌肉被柔软地拧在一起,这么一蹲显得块头小了不少般,托尼开始陷入困境,他愣怔地盯着史蒂夫的红耳廓,屏息般发不出声。


“你是在埋怨我不听你说的,即使它是对的,”
托尼感受到史蒂夫掠过他瘀伤的皮肤时抖索着手指,但他动作却看起来稳重得不可思议,“我也要经过自己实践认证才行。”


史塔克试着模仿对方也张开了嘴,但依旧没能够发出声音,也找不到机会去再合上。


“你知道这上面背负着不光是我们的性命去冒险,”

罗杰斯依旧在跟他昂贵的水晶纽扣作斗争,史塔克不禁感叹这个设计师的脑袋瓜能难倒了我们的美国队长这么一小会儿,那可比敌人一切跟豆腐似的炸弹线管更具有说服力了。


“还有整个城市的。”
史塔克终于借口插嘴,罗杰斯抬头瞅了他一眼,冰凉的手指卡在他贴着皮肤的肚脐中心。



“…嗯。”
罗杰斯磁性而低沉地答复他,呼吸一阵阵的热气喷在他潮湿到幻觉发烫的衬衫上,
“以及你自己的。”


“对,对………我的。”
史塔克皱起了表情,他疲惫不堪地用手去遮挡般藏住自己的眉眼。


“但这并不是我实行后备方案的原因,实话来讲,”
史蒂夫挑起眉毛,他忽然咧咧嘴,眼尾泛起点儿不惹人注意的皱纹。


“我知道你会因此而不爽。”
罗杰斯近乎是悄悄坏笑起来———托尼感到自己的声带都在为此发痒。

“我没有不爽,我只是…”
托尼向下盯着罗杰斯家漆皮翘起的拼接地板,老式的红渍颜色,像是他把酒瓶打碎,一股脑泼在了上面。



“…我感到不安全…没有——”
史塔克抿了抿发青的嘴唇,计划的冒险所带来的后遗症使他的肘骨都在颤抖,史蒂夫的沙发则像是一条滑腻腻的游船,四处的墙壁都在昏沉之中一阵阵地倒进他胃底翻搅着,他开始胡乱想念没接住的那杯热水,猜测也许自己便不会像现在这般狼狈。

“——没有盔甲…没有一切…我像是一只等待干涸的软体动物,”
托尼抑郁重重地看向天花板,“我想自己不会依赖那东西太多的,依赖我聪明绝顶的大脑,以至于把它的战利品连窝端走之后,依旧可以清晰地意识到除了那点儿超乎寻常的智商之外,安东尼是个人渣这点终于从盔甲的庇护中又走出来了,嗒哒。”



托尼同时伸展开自己的四肢,如同海星般摊在沙发上坐以待毙。

“你不会喜欢没有盔甲的我,你会看见我佝偻着掩盖自己的虚弱,日渐融化成一条肮脏干瘪的鼻涕虫———我不要你可怜我,这简直是最过分的折磨。”


史蒂夫从鼻子里没好气呛出一声哼,算是个半句不多的回应。
他拽回托尼发抖的手指,翻了个面,将袖扣画了点时间从金属弯绕里拐出来。
同时史塔克不敢去瞅他的表情似的,像是怕着史蒂夫一个微表情就能合了自己胡乱的想法,挫败他更深处一样自惭形秽。


“是我失败了——我骄傲自满的计划过了头,”
史塔克最后一件贴身的上衣被罗杰斯像是剥石榴剃了下去,他有点滑稽地内夹着膀子,眼神难以对焦地数着史蒂夫家里天花板上的蜘蛛网,他念念自语,


“不仅需要美国队长帮我像个新生儿大便拉稀一样前后擦屁股都抹不干净———”

“———有点恶心,托尼。”


史蒂夫边皱巴巴说着,边将他的衬衫拧成麻花儿丢进衣帽架底下放着的换洗筐里。


“看,就是这个表情,你应当留给我的。”
罗杰斯挤着眉,不可思议地注视着史塔克轻飘飘地撑起身像是也打算一脑袋扎进那堆臭哄哄的待洗衣袜里一般。


“我没想到一切来得是那么快,太快了。”
史塔克入戏太快了,史蒂夫品出来点嫌弃地盯着对方神游一般的表情,托尼上身光溜溜地吊着那块反应堆,最近忽然掉下的体重令他肋骨浮起来,到还真有点那么显得落魄憔悴。


史蒂夫瞪着他像个没脖子鸵鸟般抖索着,忽然脚底发痒没一脚直接踩过去。
“我想我们就——已经——到此——为——”

“——你他妈脑子也给过热坏了吗。”

罗杰斯的臭脾气成功打断了史塔克的塑造调情气氛,托尼扭曲了英俊的胡髭翻了个大白眼,捡起孤零零在茶几上的马克杯,哆哆嗦嗦地给自己终于倒了杯热水。



“哦,好,是啊。”
托尼像是史蒂夫做了什么错事似的,他光着膀子插了插腰,
“恭喜你又剥夺了我精心营造的乐趣,”他单手竖起引号,眉毛讽刺地盯着一脸阴沉僵硬的史蒂夫响亮地撮了口杯里水,边说,


“就像你打着自己注意破坏我定好的计划导致我现在家底儿抄翻,净身出户,大冬天挤在纽约不供热的单身公寓里冻得抖起来帕金森,我的心脏都他妈快随着银行账户一切冻结了还得听着美国队长说教夸他哎你做的真好,你把钢铁侠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十年如一日上天打飞机下地拆导弹的那点儿能耐一个盾牌就都给削没影儿了,外带一个半灵不灵的反应堆压榨得我血管子都要炸了———我就想喝杯热水也能浇成个落汤鸡…”


史塔克干笑出声,紧接着晃起马克杯哇哇大笑得憋红了脸瞪着蓝眼珠子差点儿没断气儿,他抖索得更厉害了,声带都在颤。


“我给你呱唧呱唧,你做得可真棒,队长做得啥都是对的,是我担待不起。”


于是罗杰斯就抱着胳膊等着他假笑完了,没人看了表,但史蒂夫听着秒针的打点儿,觉得应该是五分钟过后。


“过来。”
他低沉地开口。


史蒂夫冲史塔克扭曲得看不出笑还是哭的表情招了招手,托尼几乎是冲他跌了过去———整杯水再次湿了一片地毯,滚倒在罗杰斯的脚背。

“我还在这儿呢,喘气儿,能碰着的。”
史蒂夫把史塔克粗糙的手爪从袖口里抠出来,摁着摸到自己链接心肺的供血动脉。
“还活的好好的,没人再把我和你的大厦炸飞什么的了。”


托尼湿漉漉的发际窝在他的肩颈处磨蹭,罗杰斯的拥抱像是块自动发热的毛毯般裹紧了他的身体。




“我不管你是不是钢铁侠,我知道,”
托尼回抱住他,用耳朵去寻找心跳。


“一切都会变好的。”






-







【手痒想吃粮就淘了淘自家米缸———随便脑的,睡觉睡觉】

查看全文

【百日铁受/盾铁】
很抱歉拖了这么久才交上今天的稿子,三次实在是太忙。
简陋的小短漫,希望想表达的有传递清楚。
无论怎样 他们都值得被爱。

“他们欠你的都会有别人从他们那里取走,你所缺失的会有人来给你全部补上。”

而我想给Tony Stark一个大大的拥抱。

【高亮卖安利】
【不是锤基锤注意避雷】
【欢迎讨论跳坑】

Asgard stands with you.

Thor X Heimdall/提醒您是守护彩虹桥掌管钥匙那位
突然戳中兴奋点,君与不二臣。
他注视小王子成长为足够依靠的男人,放心的将后背性命赋予。
直爽洒脱和隐忍沉稳戳我。
And其他很多很多,如果有兴趣我会一一为您道来,时间线正在填充,完毕会放在lof,包括已经有头绪的现代paro和各自的个人戏。

感谢您看到这里,如果喜欢请蓝手扩散,万分感谢。

【Heimdall居然一个参与都没有 令人心碎

我是温存,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用画的作业除除草 最近没人聊相关产粮硬不起来哇..

© 温存今天产粮了嘛 | Powered by LOFTER